海拔4900米,巡逻兵与冰河相伴
来源:海拔4900米,巡逻兵与冰河相伴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9:27:23
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由于许多华人采购口罩寄回国内,我们当地的药店口罩全部断货,店员告诉我,短期内都没办法补货。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N95和普通医用外科口罩,但迟迟不发货。幸运的是,酒精和消毒液还可以买到,我买了一些准备回国时带给家人朋友。

到机场以后,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,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,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。一个小时之后,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,空姐告知我们,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。

曼迪还说,儿子是一个非常善良有责任心的男人,为了孩子,他努力工作,不仅为他们遮风挡雨,还给他们买这买那,他甚至还说迫不及待想生第三胎。儿子对别人也是非常有礼貌,在别人情绪低落的时候,他总能让对方笑起来。没想到,儿子那么年轻,说没就没了。曼迪最后呼吁,大家一定要认识到新冠肺炎病毒的危险性,绝不是闹着玩儿的,待在家里,与人接触保持距离,"这是一个带血的忠告。"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1月下旬国内疫情暴发,我每天刷着新闻,看着上涨的人数,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德国买些口罩,寄给国内的家人。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,回来当晚,看着熟悉的夜景,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。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,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,我越来越觉得,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。

曼迪还说,儿子托马斯病倒后,按照政府的规定实行了居家隔离,临死前一天,他的病情似乎有些好转,她还跟他说了一阵子话,谁曾想,这竟然成了她与儿子之间最后一次说话。她还说,最早发现儿子去世的是儿媳妇瑞安农·伊莱亚斯,她跟儿子同岁,也是27岁。伊莱亚斯说,丈夫死后,来了一帮医务人员,他们身穿防护服,将丈夫的尸体运到救护车上送往医院。曼迪赶到医院,想再摸摸儿子的脸,但遭到医务人员的阻拦。没过多一会儿,医务人员就将托马斯装进塑料袋密封起来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