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邛崃火井村村民本想挖口水井 没想到挖出火了


于学杰认为,对于流行病调查人员来说,准确找到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,并将他们隔离,这些难度和工作量都是非常大的。更难的是如何溯源,如何让他们准确回忆起过去14天内(一个潜伏期)接触过哪些人,甚至是他们外出时接触过的大量陌生人。

不过,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评估尚需更多科学证据。日前发表在《中华流行病学杂志》的一篇针对157例确诊病例开展的调查显示,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.3%,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.11%,两者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。

中国有多少无症状感染者?一篇中国疾控中心发表在《中华流行病学杂志》上的论文披露,截至2020年2月11日,中国内地共报告72314例病例,其中无症状感染者889例(1.2%)。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蒋荣猛认为,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出现咳嗽等症状,也就不太容易排出病毒,传染性较弱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,他不认为现阶段中国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。如果有的话,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,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,但实际上,近段时间确诊人数却在下降,一些省份已经零增长。

“流行病调查没有统一、绝对的标准,这就要求我们流调人员要开展更详细的调查,比如对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的旅居史、接触史,是否去过危险地区,接触过一些高危人群;如果流行病调查做的比较粗,可能就简单问下姓名、住址、年龄,参考意义就比较小了。”王培玉认为,目前需要搞清楚的两个科学问题是,无症状感染者的百分比例是多少,无症状能持续多长时间。

确诊病例中,唐山市59例、沧州市48例、张家口市41例、保定市32例、邯郸市32例、廊坊市30例、石家庄市29例、邢台市23例、秦皇岛市10例、衡水市8例、承德市7例;死亡病例中,沧州市3例、秦皇岛市1例、唐山市1例、邢台市1例;重症病例中,唐山市2例;出院病例中,唐山市55例、沧州市45例、张家口市41例、保定市32例、邯郸市32例、廊坊市30例、石家庄市29例、邢台市22例、秦皇岛市9例、衡水市8例、承德市7例。近日,河南、湖北、浙江均出现无症状感染者案例,无症状感染者防控问题再度受到关注。其中,河南新增的本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带出三个无症状感染者。

“我觉得最可怕的,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,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,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,防控就很麻烦,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。”于学杰说。

2020年3月30日举行的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,要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,一旦发现无症状感染者,要立即按“四早”(早发现、早隔离、早报告、早治疗)要求,严格集中隔离和医学管理,公开透明发布信息,坚决防止迟报漏报,尽快查清来源,对密切接触者也要实施隔离医学观察。

截至3月28日24时,河北省现有确诊病例3例(含境外输入病例1例)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10例,累计死亡病例6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319例,现有疑似病例0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0934人,尚在隔离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人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0例,解除隔离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0人。